导航菜单

广东茂名罗非鱼产业再遭重创复产困难

1月29日,茂名,阳光明媚,中午气温达到18℃,然而,阳光明媚的天气并没有给水产养殖者带来好消息。从27日起,随着温度的上升,越来越多的冷冻/死鱼和虾漂浮在池塘表面。

截至1月28日,茂名市共发现冻鱼9071吨,鱼苗6375万只,其中罗非鱼5594吨。233吨冻虾和80万只虾,渔业经济总损失仍在统计之中。由于气温较低,新沂、化州、高州等城市受到的影响更大。罗非鱼受到霸王寒潮的重创。鱼塘里捕获的淡水白鲳鱼几乎完全灭绝了。散户投资者在寒冷的灾难面前束手无策,面临着再生产的困难局面。

寒冷的灾难使得罗非鱼零售生产商很难恢复生产。

在茂名市养殖罗非鱼的金三角地区,我们看到大量冷冻罗非鱼和淡水白鲳鱼堆积在一个大鱼塘的边缘,这在阳光下尤其令人震惊。

白色鲳鱼完全灭绝,失去了大部分价值。

在茂南区关公镇黄泥塘村委会附近,曾家夫妇在自家门前承包了一个32亩的鱼塘。这个家庭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罗非鱼养殖和一些淡水白鲳鱼。

2015年7月,他发行了7万份罗非鱼鱼苗和2万份淡水鲳鱼鱼苗。他预计今年年底收成将超过10万斤,春节前可以卖个好价钱。然而,突如其来的寒潮意味着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投入了20多万元。从25日开始,每天都有大量的冷冻鱼漂浮在鱼塘的水面上。白鲳鱼在12℃以下无法抵抗,基本上被消灭。由于水位较低,罗非鱼也大量冻死。到今天早上,已经捞出了大约5万斤。冻伤/死鱼大多占罗非鱼1.2斤/尾,淡水白鲳鱼也重1斤/尾,按4元计算每斤损失20多万元。

由于大部分淡水白鲳鱼都去冷藏市场,加工厂购买后没有销售渠道,只能以0.5元/公斤的低价卖给鱼肥厂,使鱼发胖;冻伤的罗非鱼只有在符合一定标准的情况下才能被加工厂购买。其余的也是由鱼脂肪制成的。那些尸体腐烂的人只能得到无污染的治疗。目前只能勉强收回2万到3万元,不仅浪费了半年的辛苦工作,还有10多万元的赊账费无法偿还。当被问及如何筹集资金购买明年的种苗进行繁殖时,他陷入了沉思,脸上充满了无助。

罗夫死于高温寒潮,鱼苗冻死

张着,农民,在高州市石鼓镇狄芳村租了5个鱼塘,总面积超过60亩,养殖罗非鱼。去年共铸造了15万株幼苗。受高温天气影响,链球菌爆发非常严重,从未生产过鱼。现在,在一个3米深的鱼塘里,只有10,000条重1公斤/尾的鱼。即使在春节前以每公斤4.5元的价格出售,它们也只能收回大约5万元。

为了吸取教训,2015年12月,他买了50万株粗标准罗非鱼苗,供双方使用。成本为0.12元/株,总成本为6万元。据估计,大约有40万株存活的幼苗。需要两批幼苗的原因是春节后可以在池塘里培育冬季幼苗。当高温天气从六月到七月时,鱼的数量是六倍。如果没有疾病爆发,鱼可以继续养殖。如果有疾病,鱼可以被抓住。这将防止2015年大规模疾病爆发造成的灾难性错误重演。

就在张着计算的时候,50万株冬苗在一个10亩的鱼塘里成功培育了一个多月,但他遇到了霸王阶层的寒潮,这彻底打乱了他的繁殖计划。我们可以看到水面上漂浮着冷冻鱼苗,许多死鱼苗沉入水底。

大多数散户投资者无法抵御这场寒冷的灾难。

据茂名罗非鱼协会秘书长蒋永阳称,罗非鱼是茂名渔业的支柱产业。罗非鱼养殖面积约为267,000亩,70%以上的农民是规模在30-50亩之间的小型散户

茂名市罗非鱼年产量超过20万吨,出口量占总产量的80%。由于罗非鱼加工出口的限制,加工厂对成鱼的要求更高,在购买前需要满足多种标准。此外,许多加工厂只愿意低价(不超过2元/公斤)购买一些符合加工要求的冻伤罗非鱼,原因很多,如临近一年,大多数工人放假,年底订单较少,需要退钱等。

鸿业积极支持利益共同体

为最大限度减少农民损失,寒潮过后茂名市海洋与渔业局通过茂名罗非鱼协会与全市罗非鱼加工厂进行了协调沟通,许多水产品加工厂延长了收购加工期限。洪茂名鸿业水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业”)充分展示了企业在抗寒救灾过程中的责任和义务。

红叶,根据往年的经验,预计今年天气会更冷。寒潮到来之前,公司积极建议合作农户尽快养鱼,并以每公斤3.8元的价格向合作农户购买了1500多吨罗非鱼。寒潮前后,公司组织工人加班,同时保持采购价格不变。罗非鱼的日购买量在80至90吨之间。现在,该公司总共购买了400多吨冷冻罗非鱼。去年这个时候,该公司的库存只有600吨左右。今年,由于寒潮,该公司收集了近1000吨罗非鱼。超过1500吨的库存只能在春节后处理掉。该公司的支出成本增加了近3000万元。

鸿业副总经理蔡奎荣告诉记者《海洋与渔业》:“农民和加工厂之间的密切合作能发挥出彼此的优势,也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对于加工企业来说,稳定的原材料供应至关重要。受寒潮影响,农民遭受了巨大损失。如果由于资金损失难以恢复生产,公司明年的生产也会受到影响。叶弘精通口齿不清、感觉寒冷的原则,在收购过程中使用现金结算。在农民最困难的时候及时给予帮助可能有利于公司的长期发展。

联合或能够摆脱困境

罗非鱼在2015年受到出口限制,价格低迷,农民大多在有保证的基础上经营。即使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罗非鱼产业仍将受到嗜热链球菌、台风和寒潮的重创。

记者采访了许多农民,问他们是否会考虑换成其他品种。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摇头。尽管他们不知道继续养殖罗非鱼会是什么样,但只有解决了新品种的市场问题,他们才会愿意尝试。

自20世纪90年代罗非鱼养殖引入中国以来,为茂名水产养殖的出口收入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经过20多年的发展,罗非鱼现在已经成为一种低价格、高风险的品种。如果该行业继续不能标准化、导向化和分散化,它将走向何方?

寒冷灾害后,茂名市海洋与渔业局指示养殖场和农户对灾后鱼塘和虾池实施消毒和防病措施,防止鱼病传播,并积极规划和制定灾后补植计划,尽快恢复正常渔业生产。茂名罗非鱼协会还积极联系多个收购渠道,协调加工厂,帮助农场和农民在灾难发生前捕获上市的鱼虾。或许,罗非鱼只有在整个产业链保持温暖、团结、共同规划的情况下,才能走出低谷,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