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茂旗信息网
日期归档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小说连载:驸马(3)做不成女王,当公主有什么不好

文/

徐-突然

程庆尧先派父亲的部队来了。她没有相亲。在她结婚之前,这并不罕见。他们都是她父母安排的。然而,她不喜欢那些人。他们和他在一起,显然是在追求他的父亲。她想,即使你真的因为这个做了,拜托,你能不能先拜托拜托拜托我?他们问他的父亲喜欢什么,但没有问他们喜欢什么。这种直截了当的怠慢惹恼了她,很自然地分手了。

后来,我自己找到了一个同事。结果,我不开心。她半怨父母无情。如果他们对自己更顺从,花钱更大方,也许婚姻不会这么快破裂。她认为他有点喜欢她。因为在单位里,他话不多,朋友也少。他是第一个邀请他吃饭并庆祝他生日的人。他真的很感动。

另一半自然会责怪他,他对她的家庭还有一些计划。不幸的是,如果他想成为一个丈夫,他仍然拒绝屈从于取悦他的父母。这样的人让她不开心,也无法放下。他甚至不会奉承讨好。几张冷漠的脸和几句严厉的话伤害了她脆弱的自尊,她想没有任何借口地参与进来。

她其实并不介意。因为她的父亲,人们接近她,宠她。她喜欢这种感觉,并不觉得有什么伤害。不可能成为女王。做公主有什么不好,她只是需要直接的快乐。只有她对她的好朋友很挑剔。她想要一个把她当成朋友的人。

她和丁鑫的友谊实际上是她自己主动的。

丁鑫在大学里是一个内向的人。当她第一次进入学校时,她显然是土气的。乍一看,她来自其他地方。然而,丁鑫适应性很强。她很快参加了学校的各种活动,并和她的同学在一起。人们嘲笑她质朴的态度。她说,“是的,我们的小镇一年到头都是风和乡村。人们说她很笨,她会微笑。是的,我以前没见过这些。这是一个很好的大开眼界。”同性恋者了解到他们愿意和丁鑫交流。她一丝不苟,不娇弱。

当丁鑫毕业时,她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开朗起来。她的快乐和活泼无关紧要。一般来说,受家庭宠爱的孩子天生活泼。他们中的一些人自以为是。丁鑫不是这种人。后天之后,她是一个外向的人,在周游世界时更为轻松。

程庆瑶朋友不多,因为她脾气不好,说话也太直白。有些人以自我为中心,患有公共疾病,这需要她在一切事情上起带头作用。只有丁鑫愿意让她,哄着她,两个人在一起,才能有一个奇妙的平衡。当然,所有的客人都受到了程庆尧的款待。她说,丁鑫,你不要和我争论。你和我争论只是因为你看不起我。谁不知道我父亲是谁?你不想让我难堪。

此外,程庆尧喜欢购物,但他那时喜欢一些衣服,回家后就不喜欢了。他让丁鑫给他们打电话,因为你和我一起挑的,你负责穿。

有些人戴了一两次,但他们不再喜欢它了。让丁鑫把它拿走,换给别人,这会伤害她的自尊。丁鑫没有感觉到,因为她保存了她的衣服。

所以丁鑫的衣服并不低级。

现在程庆尧听到丁鑫说关于重逢的事。想到的是李义海在新年晚会上弹吉他和唱歌的方式。她有点失望。为什么这么多年后她还记得他?

被一群女孩包围的李义海,可能会忘记她。

她在心里叹息,她不会主动去追李义海。至多,她会很高兴看到对方是否会主动去追她。

现在我们必须查明他是否结婚了。

程庆尧是一个流动性很强的人。她立即打电话给丁鑫,请她吃饭。

丁鑫不得不加班,但程庆尧不能忍受被人欺负。

两人在一家新开的火锅店相遇。据说锅底是鱼汤,程庆尧最爱吃鱼。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仍然小心翼翼地穿着。她对自己的面部特征实在无能为力。然而,她现在比在学校时更漂亮了。她有双眼皮,还翘着鼻子。她最明显的缺陷是高颧骨和糟糕的皮肤。她跟着程楠。又黑又厚。

她对着镜子叹了口气,真的,唉,天堂太不公平了,怎么会生出人来。她想,还是跟丁鑫在一起,没那么受打击。然而,她心里知道丁鑫实际上比她好看。丁鑫身材很好,虽然不高,但不胖。而丁鑫的皮肤很好,不是白的也不是黑的,眼睛也不是大的也不是小的,脸是瓜子脸,整个人很瘦,丁鑫其实是个普通人,打扮就可以打扮,不像她,丁鑫不愿意打扮,一年到头都梳着马尾辫。

丁鑫是一个典型的不知道如何打扮也不喜欢打扮的女孩。事实上,与她不同,她被精心装饰过。

她看着自己的脸型,即使它很精致或者不是很方。她下定决心要做一个下巴,但整形外科医生说这很难。此外,她不得不忍受一些困难,她又退缩了。特别是,我听说她将不得不吃一个月的邋遢食物。她只想享受生活,不想吃太多好吃的。

她收拾行李,选了一条珍珠项链。然后她出去看到抽屉里她不喜欢的珊瑚手镯。她把它扔进包里,准备送给丁鑫。

徐-惊讶

的以为程庆尧对返校节感兴趣。事实上,同学会是前年举行的,也是李义海组织的。当时,他的广告公司刚刚成立,也在发送名片。请帮忙。在这种情况下,太商业化很容易,但李义海很聪明。他在开头只提到一件事,然后就省略了。所有的费用都由他支付,说这是他的一点心意。当然,每个人在介绍广告业务时都会有所删减。

应该说在那个场合有一些影响。有两个同学,有些是亲戚,介绍了广告业务并获得了佣金。他们有一份额外的兼职工作,所以当他们有事情要做的时候,他们会互相联系,当他们无事可做的时候,他们会去做生意。

这一次,丁鑫认为李义海的意图不是喝酒。为了程青瑶,她必须确定她去了,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希望自己像以往一样崇高,不会去。程庆瑶不太尊重她的同学。虽然她来自同一所学校,但她说这所学校是一所专科学校,并不出名。要不是高考成绩不好,她不会来的。

她看不起她的同学,这似乎显示了她的独特性,但她仍然是那里的一员。丁鑫曾经说过,你不矛盾吗?你说这不好或那不好,但你是其中之一。不要轻慢自己。

程庆尧冷笑道。我和你不同。

有什么不同?丁鑫有权不去问。关于这些问题,她没有纠缠程庆瑶。程庆瑶有她的逻辑。

她这次吃完后还是有点奇怪。

程庆尧离婚后,他的情绪仍有一些影响,如不太爱逛街,不太爱看电影,有些易怒。

丁鑫先到。

程庆瑶很快就来了,她一到就把手镯给了她。丁鑫礼貌地感谢了她。应该说,程青瑶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她不会花钱买的。她的生活水平达不到那一点,现在她在为食物和衣服奔波。此外,她必须考虑买房子。目前的房价和首付还没攒够,所以她压力很大,不能指望住在家里。

所以丁鑫认为程青瑶的东西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但是她会接受的。她认为如果我不接受他们,她会生气的。

程庆尧今天的心情似乎有点飘忽不定。当他说话时,他会变得心不在焉。

丁鑫拍拍她的手。你怎么了?这是你选择的地方。我认为你没什么胃口。

程庆耀笑了。我最近体重减轻了。我只是觉得那个火锅一定很油腻。不过,来吧。她说,你吃吧,别浪费了。

丁鑫看着她。你真的很想减肥。

程庆耀说如果你不减肥,会对你的形象造成太大影响。

丁鑫有些理解。

程庆尧突然开口了。李义海结婚了吗?

丁鑫把金针放进锅里。筷子一听,震动了一下。她假装平静。不,他正忙于他的事业。

程庆瑶突然想到,丁鑫很久以前就说过,李义海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她想去帮忙。当她开始做生意时,她问她

程庆尧失去了笑容,对不起,我有点激动。

丁鑫立即问道:“你兴奋什么?

程庆尧伪装的笑了。没什么。我不太在乎你。顺便问一下,你的公司怎么样?

丁鑫仍然愿意谈论海风广告。还不错。至少,在三年时间里,该公司幸存下来并获得了利润。

她有点骄傲。毕竟,她也是海丰的小股东。虽然这个小股东似乎没有用,没有权利或利益,似乎只是一种责任。

但是她喜欢它,喜欢听李义海告诉我们公司的情况。这是我们的事。

程庆尧也笑了。太好了。李义海非常能干。他什么都不是。

丁鑫有点惊讶。你怎么了?你以前没这么说过他。你说他调情的时候是个花花公子。

程庆耀假装上学的时候,他总是那样打扮,脸色比女生还要白。他今天爱上了这个,明天又和那个约会,不是吗?没想到,他真的愿意诚实地做事。

丁鑫点点头。他愿意吃苦。

程庆尧有点失望。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

丁鑫从她的情绪中捕捉到了一些东西。今天,她突然一直问起李义海。怎么回事?不,她对李义海也有想法。他们有联系吗?

想到这一层,丁鑫的心情很难理解。我不知道她是高兴还是悲伤。她假装没有任何麻烦。几天后,你会见到他的。她的风采依然存在。

程庆耀蹙眉。他还是只和漂亮女孩说话吗?

不管怎样,程庆尧对自己的外表没有信心。

丁鑫解释道,当然不是,他不是那么肤浅。你可以参观我们公司。真的没有漂亮的女人。他和每个人都相处得很好。他不是那种人。你对他有些偏见。当你在学校的时候,你忽略了别人。别人忽视你并不怪。

程庆尧疑惑道,他不是外貌协会的吗?

丁鑫摇摇头,当然不会。否则,他为什么要让我去他的广告公司?

程庆尧看着丁鑫,点点头。是的,你不漂亮。

丁鑫感到有点沮丧,但是他的脸没有出现,对吗?我说,李义海没那么肤浅。她当时说的是,李义海不浅薄,你浅薄。

程庆尧听不到。她感到有点宽慰。如果李怡海不是那么肤浅,她深厚的家庭背景会给她加分。试想,她离婚了,有些生气,怎么这么糊涂,嫁了一个人。

——



达茂旗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yaochina.com.cn 技术支持:达茂旗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