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茂旗信息网
日期归档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东方时评丨首判惩罚性赔偿能否遏制网上侵权?

杭州互联网法院26日举行网上听证会,对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博客视觉科技有限公司诉不正当竞争和侵犯着作权纠纷案的被告进行公开宣判。其中,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是《商标法》修订实施后杭州互联网法院适用的首例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案件。字节跳动着名品牌“震撼之声”胜诉,获得200万元赔偿(根据《新华社》年3月27日)。

自互联网经济诞生以来,围绕互联网上的不公平竞争和侵犯版权的行为几乎接踵而至,从电影和电视剧、短片和各种学术论文到高点击率的原创文章。对知名互联网企业的产品或互联网上发布的各种原创作品的恶意侵权,甚至引起公众关注的“大五”等标识,其数量或严重程度往往各不相同。侵权是“正常的”,没有被侵权的原创性很少被注意到。

网络版权侵权事件频繁发生,主要原因是侵权成本太低,维权成本又高又难,不仅被侵权者感到无助和普通,实施恶意侵权的企业或个人也不在乎。一些互联网企业或个人甚至把“无侵权,无网络”作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信条,利用恶意侵权来吸引流量和发财。由于网络侵权在调查和固定证据方面面临困难,侵权者的数量“众多”,加上被侵权的版权所有者保护自己权利的热情不高,能够描述各种法律的维权者就更少了。

作者注意到,在杭州互联网法院首次判决的这起侵权案中,实施侵权的被告相当单一。根据法院的审理,2018年12月17日,本案被告之一杭州沙克公司在杭州召开了“沙克万人联盟启动大会”。在会议大厅的宣传中,使用了原告旗下的“今日头条”和“Shaker Voice”等多种注册商标,在会议的宣传材料中,声称会议安排了“Shaker Voice总部大咖啡馆共享”等,涉嫌虚假宣传。其他被告是通过公开号码和其他渠道晋升的。

这也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这只是杭州沙克公司侵犯“沙克通”商标的一条“线”。其他侵权行为都是这个“Shaker公司”的延伸。所谓“抓贼先擒王”和“摇篮曲”将杭州一家摇篮曲公司告上法庭,因此维权相对简单,易于操作。然而,事实上,有许多侵犯颤音的案例,甚至可以说颤音不能被起诉。杭州互联网法院第一个判决的意义在于警告和威慑许多恶意侵权者。实施恶意侵权不仅需要“成本补偿”,还需要巨额罚款。恶意侵权者被要求“赔偿他们的妻子和士兵”。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惩罚性赔偿的第一句话能否遏制网络侵权的频繁发生并不乐观。毕竟,类似这样的处罚案例仍然很少,不会让一些已经形成习惯性侵权的企业或个人感到恐惧和不安。目前,对于互联网上的版权侵权,包括许多侵权者,一个人侵权是非法的,100、1000甚至10000个人侵犯一个人的版权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没有必要担心成为被告。因此,杭州互联网法院对惩罚性赔偿能否遏制网络侵权的第一次判决根本不在乎。得出结论真的不容易。

——



达茂旗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yaochina.com.cn 技术支持:达茂旗信息网 | 网站地图